?
您好 ,歡迎您來到邯鄲之窗! 

11歲女童被猥褻殺害 兇手被判死緩引爭議

來源:中國青年報編輯:保存2021-09-03 11:29:41
分享:
  9月1日下午,遼寧省人民檢察院工作人員在電話中告訴王東,該院已受理家屬的申訴并立案,這讓一直奔波在為女兒維權道路上的這位母親再次看到希望。

  王東是遼寧省葫蘆島市南票區大興鄉土臺子村村民,6年來她一直在四處奔走,希望能嚴懲殘忍殺死她11歲女兒的兇手。

  2015年,王東11歲的女兒羅某馨在自家院子蕩秋千時,被23歲的鄰居趙建拖到廁所里猥褻,因害怕事情暴露,趙建拿著鎬頭多次擊打其頭部,致其顱腦損傷死亡。

  2016年,葫蘆島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以故意殺人罪、猥褻兒童罪,判處趙建死刑,緩期2年執行,并限制減刑。葫蘆島市人民檢察院隨后抗訴稱,一審判決認定趙建有自首情節錯誤,此案量刑畸輕。遼寧省高院撤銷一審判決,發回葫蘆島市中院重新審理。2018年,葫蘆島市中院判決,“綜合本案性質情節,對社會危害程度”,判處死刑,緩期2年執行。2019年遼寧省高院裁定,駁回檢察院的抗訴和原告的上訴,維持原判。

  “我不打算要任何賠償,也不會諒解兇手,只求兇手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得到應有的懲罰。”不服判決的王東依照刑事訴訟法關于審判監督程序的規定,于今年6月向遼寧省人民檢察院提出申訴,并得到受理。

  11歲女童在自家院子里被猥褻殺害 兇手被判死緩

  王東平時和丈夫羅亮靠種植蔬菜為生,年收入約5萬元。2015年8月30日下午,王東在大棚干活,丈夫羅亮出門購物,有村民突然跑來喊王東快回家,“你家孩子出事了!”

  趕回家中后,王東看見女兒羅某馨倒在院子中心,頭底下有很大一攤血,左耳后有約3厘米長深可見骨的傷口,身體多處淤青受傷,再檢查發現下體出現大量血跡。

  村支書趕到現場,發現孩子尸體旁的鎬頭和鎬把上有血,感覺兇器應是這把鎬,隨后報警。

  經公安法醫鑒定,羅某馨面部、耳廓、耳后、額部、頸部、前胸、左腋多處表皮剝脫,身上多處出血或有創口,頭部左顳骨粉碎性骨折,腦組織挫傷,顱骨粉碎性骨折……

  鑒定結論為羅某馨因鈍性物體擊中頭部致顱腦損傷死亡。

  法院判決書記載,趙建供述:2015年8月30日中午,他從羅某馨家門前經過,看見羅某馨一個人在院內秋千上玩,隔了5分鐘,他確定周圍沒人,就進她家院內,一只手捂著她嘴,強行抱進廁所對其實施猥褻……聽到女孩喊救命,趙建心想,她要把這事告訴她媽,這事就大了,他看見廁所里有把鎬,就想用鎬殺了她。

  據趙建供稱,他將鎬舉起來想打羅某馨,女孩嚇得不敢動彈,隨后他舉起鎬橫著砸向蹲在地上的女孩左肩、腦袋、左耳朵等多處位置,直到女孩左耳朵向外冒血,倒地不動了,他才順手將鎬扔在其腳邊,走出大門,直接去了水庫。當晚他將上衣、褲子洗了。

  2016年1月,葫蘆島市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檢方認為,趙建目無國法,猥褻兒童,故意非法剝奪他人生命,其行為分別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條第三款,第二百三十二條之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猥褻兒童罪和故意殺人罪追究其刑事責任,并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六十九條數罪并罰。

  葫蘆島市中院一審判處被告人趙建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犯猥褻兒童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死刑,緩期兩年執行。據判決書記載,法院在量刑時主要依據是,公安機關在傳喚趙建時并未掌握本案犯罪線索和證據,僅因形跡可疑將其傳喚至公安機關,趙建如實供認罪行,應當認定具有自首情節,其罪行極其嚴重,論罪應當判處死刑,但鑒于其有自首情節,其親屬主動賠償被害方經濟損失,對其判處死刑,可不立即執行,考慮其犯罪情節特別惡劣,主觀惡性較深,被害人親屬不予諒解,要求從嚴懲處,故對其限制減刑。

  隨后,葫蘆島市檢察院以一審判決認定趙建自首情節錯誤,量刑畸輕為由提出抗訴。檢方在抗訴意見中稱:“趙建對未成年人進行性侵害,因害怕事情敗露而殺人滅口,手段極其殘忍,后果極其嚴重,性質極其惡劣,社會危害性極大。案發后公安機關經過偵查工作,確定趙建有重大作案嫌疑,到其家中將其抓獲。趙建不是僅因形跡可疑經盤問、教育后主動交代自己罪行,不屬于自動投案,不應認定有自首情節。一審判決認定趙建有自首情節錯誤,量刑畸輕。”

  2018年1月,遼寧省高院裁定,準許遼寧省人民檢察院撤回抗訴,并撤銷原判,發回葫蘆島市中院重審。葫蘆島市中院重審時,以趙建在庭審中對故意殺人的主要事實翻供,否定了辯護人提出的趙建具有自首情節的辯護意見,但依然維持了死緩判決。

  重審判決后,趙建服判,羅某馨的父母羅亮、王東提起上訴。葫蘆島市人民檢察院再次以量刑畸輕為由提出抗訴。對此,遼寧省檢察院認為“葫蘆島市人民檢察院對趙建涉嫌故意殺人罪一案的刑事判決提出抗訴,抗訴正確,應予支持”。

  2019年,遼寧省高院不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終審判決認為原判定罪準確,量刑適當,對檢察機關的抗訴意見,及支持抗訴意見不予采納,駁回抗訴、上訴,維持原判。

  量刑是適當還是畸輕

  記者梳理發現,法院判決和檢察院抗訴意見爭議的焦點,除了趙建被傳喚后主動交代犯罪事實是否構成自首,還集中在死緩判決是量刑適當還是量刑畸輕上。

  在河北順業律師事務所律師何志敏看來,刑法雖然對自首作出了可以從寬處罰的原則性規定,但并不是一律都必須從輕、減輕處罰。案件兼具從重與從輕處罰情節的,在決定量刑時應當綜合考慮。對具有自首情節的被告人是否從寬處罰、從寬處罰的幅度,法院會綜合考慮其犯罪事實、犯罪性質、犯罪情節、危害后果、社會影響、被告人的主觀惡性和人身危險性,還應當考慮投案的主動性,供述的及時性和穩定性等。對于犯罪情節特別惡劣,犯罪后果特別嚴重、被告人主觀惡性深、人身危險性大的,依法可以不從寬處罰。

  何志敏分析,本案兇手的犯罪事實中從重情節包括,趙建殺人手段殘忍、殺人動機卑劣,主觀惡性大,在實施了猥褻犯罪后,為了掩蓋猥褻幼女的丑惡罪行,對小女孩殺人滅口。另外,日常生活中,住宅或學生宿舍是未成年人生活起居的主要場所,也是未成年人最應感到心理安全的場所,兇手直接進入小女孩的住宅實施犯罪,嚴重沖擊人的心理安全感。所以,兇手趙建的人身危險性和主觀惡性大。

  “保護未成年人就是保護國家的未來、民族的希望。依法嚴懲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對挑戰法律和社會倫理底線、針對兒童犯下的各種嚴重罪行決不姑息。這是我國法院一直秉持的依法嚴懲、絕不姑息的司法立場。”何志敏說,我國對于犯罪動機特別卑劣,犯罪情節特別惡劣、犯罪后果特別嚴重的危害社會治安和影響人民群眾安全感的故意殺人、故意傷害案件,從嚴懲處。遼寧省高院已對本案依法作出終審裁決,如果家屬對生效裁決不服,可以向省高院或省檢察院進行申訴。

  東北大學文法學院法學系講師、博士后楊豐一表示,對于自首的犯罪分子,法律規定可以從輕或減輕處罰,而不是應當從輕或減輕處罰,需綜合全案情形,區分案件性質、犯罪情節與犯罪后果、被告人的主觀惡性及人身危險性,綜合考量進而作出合理判斷。而且,對于上述因素的具體判斷,需要詳細說理并體現在裁判文書當中,而不能簡單地一語帶過。如此得出的裁判結果才是具有說服力的,才能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

  準確理解“嚴格控制和慎重適用死刑”政策

  記者注意到,趙建的指定辯護律師在遼寧高院的終審庭審中,提出趙建精神狀況異于常人。

  對趙建的精神狀況異常辯護理由,遼寧省高院認為,“關于辯護人所提應考慮公安機關對趙建進行精神病癥司法鑒定時,其精神狀況異于常人的辯護意見,經查,葫蘆島康寧精神疾病司法鑒定所依法定程序對趙建精神狀態進行司法鑒定,該鑒定機構及鑒定人員均具有鑒定資質,鑒定意見書證實趙建為完全刑事責任能力,故應承擔完全的刑事責任,對該辯護意見不予采納。”

  王東家共有3個孩子,大女兒死后,44歲的她整天以淚洗面,蒼老憔悴了不少。孩子出殯當天,趙建家屬曾拿出1萬元作為喪葬費表示歉意。“除了這1萬元我沒有再得到過任何賠償,我不會諒解,也不要金錢賠償,只希望殺人償命,兇手可以判死刑立即執行。”

  王東的家中破敗,家人住在看護大棚用的兩間彩鋼房里,桌子上還擺著女兒遺照。王東稱,女兒平時聰明伶俐,很懂事,經常幫著家里干活兒,他們夫婦忙農活兒時,女兒還會主動把飯做好,將屋里收拾干凈,平時也很體貼父母。

  這起對未成年人實施殘忍侵害的惡性案件,在當地引起震動。有村民表示,平靜的小村出現以殘忍手段殺害未成年兒童的案件讓村民們很惶恐,一度人人自危。案發至今,村里有閨女的家長仍不敢留女孩兒一人在家,下地干活兒都帶著孩子,還有人在家裝了監控。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學校老師跟家長強調,不能留孩子獨自在家。

  在四川鼎尺律師事務所律師萬淼焱看來,作為一名有完全刑事責任能力的人,傷害對象是年僅11歲的女童,在強制猥褻后怕敗露便故意殺人,犯罪動機極其卑劣、手段極其殘忍、情節極其惡劣。即便其不如實交代,警方也完全有能力通過腳印、指紋等線索破案。

  據《北京青年報》報道,北京市煒衡律師事務所律師周浩介紹,若有量刑從輕因素的,可適用緩刑,從輕因素包括被告人家屬的賠償、自首等因素,而自首的認定標準是自動投案及如實供述,本案中雖然被告人曾翻供,但如果翻供后,在一審判決前還能如實供述的,還可以認定為如實供述。

  法學專家、中國刑法學研究會副秘書長彭新林則表示,要準確理解我國“保留死刑,嚴格控制和慎重適用死刑”的政策,“少殺、慎殺”也主要指的是不可多殺、濫殺和誤殺,但不等于說不殺,更不意味著對那些罪大惡極、社會危害性和人身危險性極大的犯罪分子予以寬縱。在裁量刑罰時,人民法院應當綜合考慮量刑情節以及案件的其他情況,應當認識到量刑情節對刑罰輕重的影響力受到整個犯罪行為的社會危害程度制約,不能片面強調乃至夸大某一個或某些情節因素的作用,使其成為量刑的決定性因素,以至于影響精準量刑和公正司法。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王晨 來源:中國青年報

相關文章

地址:河北省邯鄲市人民路新時代商務大廈10樓 客服熱線:0310-3181999
邯鄲之窗  www.benderpr.com  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復制或鏡像 在線交流

冀公網安備 13040302001161號 冀ICP備12015509號-8